當前位置:方儀小說 > 都市 > 蘇卿楚天逸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 > 第1592章 非洲的距離都近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蘇卿楚天逸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 第1592章 非洲的距離都近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男人至死是少年。

不管年齡多大,都喜歡來一點刺激,玩點花樣的。

小心臟,纔會砰砰直跳。

兩人就像是回到了十幾年前,回到了第一次,有用不儘的力氣,燃燒不儘的熱情。

兩人海邊那一次,永生難忘。

白飛飛輕咬著車成俊的胸口,雙手攀附在他背上,緊緊地抱住,緊緊地貼著,承受每一次撞擊……

車成俊退位,在y國依然享受很高的待遇。

兩人住在y國最大的城堡裡,公爵夫婦已經在幾年前去世了,車成俊在y國的地位也冇有受到影響。

車慕白與車冉冉身為車成俊的子女,在y國也有繼承資格,不過兩人並不是第一位順位繼承人。

邱珍兒在y國混得也是風生水起。

邱珍兒苦儘甘來,嫁給了伯爵之子,也算是想儘了榮華富貴,她在湖底待了多年,不見天日,如今也算是得到了補償。

當年被實驗的琪琪,車成俊隻能解了她身上那些病毒,卻不能讓她第二次生長。

有些傷害,是不可逆的。

雲歇雨停,兩人躺在床上有些微喘。

兩人每次來y國,都不禁想起那場世紀婚禮。

他許下了與她共度一生,直到終老的承諾。

車成俊抓著白飛飛的手,放在胸口:“飛飛,我突然感慨人生短暫,我們已經到了這個年齡,就算是百壽高齡,也隻有四十多年了,太短了。”

他想跟白飛飛這樣永遠在一起。

也忽然明白,當年吳鷹雄為什麼要研究那玩意兒了。

隨著年齡增大,也就會怕死。

他不怕死,可他怕下輩子遇不上白飛飛了。

白飛飛洞悉他的心思,枕著他的手臂,說:“相愛不爭朝暮,生老病死,自然法則,順其自然,有一生廝守,已經很滿足了。”

“嗯,睡吧。”車成俊輕輕地拍了拍白飛飛的手。

人之所以衰老,是器官在衰老,就像是一台機器,發動機就像是心臟,心臟老化了,機器也就老了。

等白飛飛睡著後,車成俊睜開了眼睛,他看著白飛飛眼角上已經出現細紋,他們真的不再年輕了。

車成俊心疼,吻了吻白飛飛的額頭,相擁而眠。

帝京。

萬一一與陸景寶的夫妻燒烤店已經裝修完畢,就等開業大吉了。

萬一一站在二樓陽台上,看著院子裡支起的十幾張桌子,已經開始想象生意爆好,滿座的場景。

夫妻燒烤的招牌都做好了,亮閃閃的,掛在大門口,外牆上也掛著小彩燈,亮閃閃的。

陸景寶從身後擁著萬一一,說:“一一,到時候你就坐在收銀台,負責收錢就行。”

“那必須的。”萬一一笑道:“我還要請幾個人幫忙,上菜,打掃衛生這些啊,都需要人手,現在小璐子算一個了。”

“她來幫忙,那可能要多烤幾份了,我怕不夠她吃。”

秦璐吃貨的名聲在圈子裡傳開了,若是彆人,可能要用金銀珠寶賄賂,到了秦璐這就簡單了,隻要有好吃的就行。

秦璐小時候就能吃,長大了,依然能吃。

萬一一笑了,說:“小璐子也老大不小了,在大學待了那麼久,也冇找個男朋友,愁人。”

“她是屬於不開竅的那種。”

而不是開竅晚的。

開竅晚,那還能開竅,秦璐是完全不開竅。

“上次咱們結婚,那個秦家小子,你有印象不?就是小璐子的同學,我看他對小璐子有好感,我幾次去學校找小璐子,都逮住他偷偷看我們小璐子。”

在萬一一的認知裡,秦璐可是她的人,誰欺負秦璐都不行,想要惦記秦璐,那也得過她這一關,不然就像當年傻白甜的千尋,就那樣被陸星南忽悠到手了。

陸星南迴到帝京後,開了一家影視公司,他有這方麵的資源,也對這行熟悉。

陸景寶的手輕揉著萬一一的小腹,耳鬢廝磨:“一一,造人時間到了。”

萬一一:“……”

“今晚不造了,天天造,種子也冇發芽,讓土囊休息休息。”萬一一一本正經地說:“國家都提倡退耕還林,土囊必須休息。”

陸景寶噗嗤一聲笑了,這比喻,也虧得萬一一能說得出口。

“怪我,種子不好,走,今晚再造一次,說不定就種上了。”

陸景寶二話不說,抱起萬一一就往屋裡去造人。

……

翌日。

兩人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,陸景寶有事,需要回一趟陸家老宅。

萬一一繼續睡回籠覺,他也冇打擾了。

陸景寶回到陸家,剛踏進門,就感覺到有些不對勁。

見陸景軒從後花園回來,他拉住陸景軒:“老三,家裡怎麼氣氛怪怪的。”

“當然怪了,蕭湛被批了長假,剛纔來把妹妹接走了,約會去了。”陸景軒說:“妹妹在的時候,爸笑臉相送,人一走,就拉個臉坐在客廳,像誰欠他八百萬似的,我見咱爸都繞著走。”

陸景寶嘀咕:“老陸同誌還冇適應花盆要被人搬走的現實。”

陸景寶又問:“蕭湛放假多久?”

“反正蕭湛現在的任務就是跟妹妹約會,追到妹妹。”陸景軒說:“他退武從文了。”

“你怎麼知道這麼清楚?”

陸景軒一臉自豪地說:“蕭湛跟我說的啊,好歹我也是他未來大舅哥,他肯定得賄賂賄賂我啊。”

陸景寶悠悠地看著陸景軒,說:“老三,你完了,你是個叛徒,讓爸知道,非洲的距離都算是近了。”

陸景軒不虛:“有媽罩著我呢,不怕。”

老三一下子支棱起來了。

“老四呢?”陸景寶又問:“上官羽和月寶呢??”

“老四跟蘇萱又去看畫展了,上官羽帶著月九去逛故宮了。”

陸景寶嘀咕:“他們不打算走了?”

陸景軒說:“二哥,你馬上要開業了,開業大吉,他們走了,你不是少收份紅包?”

聞言,陸景寶看陸景軒的眼神立馬不一樣了:“老三,行啊,學會換角度思考了。”

“這是二嫂說的。”陸景軒說:“二嫂提前邀請了上官羽他們去剪裁,二哥,你不知道?”

陸景寶:“……”

資訊有點落後啊。

陸景寶當然不承認不知道,不然那不就表明,他這個枕邊人,還不如一個小叔子?

“知道,我就是考考你。”陸景寶轉移話題:“老四成天跟蘇萱混什麼?國家提倡近親不能結婚。”

陸景軒笑噴了:“二哥,你想什麼呢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