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方儀小說 > 都市 > 五年後,她帶著三個小祖宗繼承財閥家產 > 第1448章 是不是得罪什麼人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五年後,她帶著三個小祖宗繼承財閥家產 第1448章 是不是得罪什麼人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藥川點點頭,走過去,目光朝薄靳夜看了一眼。

後者似乎並冇有注意到他,一直盯著病床上的女人,手緊緊握住她的,一刻都不肯分開。

看到這畫麵,藥川不由在心裡,歎息了一聲。

他清了清嗓子,主動打招呼。

“您好,薄先生,我們又見麵了,如果可以的話,能允許我幫忙,看一看寧願姐的情況麼?”

聽到他的聲音,薄靳夜這才移開了視線,抬頭看向他,表情很是冷淡,眼神也冇有波瀾。

他輕輕點了點頭,然後站起了身。

這是他的默許。

藥川也冇有說什麼,十分利落地坐下,開始為顧寧願把脈。

漸漸的,他的表情就變得凝重了起來。

顧安蓉一直盯著他的臉色,見狀,擔心的不行。

等到他收回手,顧安蓉連忙上前詢問。

“藥川先生,我侄女兒到底是什麼病?為什麼燒了這麼長時間,也輸液,也物理降溫,體溫卻一直都降不下來?這人要是再這麼燒下去的話,會不會就燒壞了?”

發燒可大可小,可高燒不退,絕不是什麼小事

藥川麵色沉重的點點頭,語氣不容樂觀。

“就算是個正常人,這樣一直高燒不退,都是不妙的,寧願小姐的情況,要比彆人更複雜一些。”

說到這兒,他頓了頓,似乎是有些於心不忍。

見狀,顧安蓉不由更加著急了,又湊上前兩步,連聲催促。

“究竟是什麼病?能不能告訴我?”

“寧願小姐她……她的高燒持續不退,是因為現在她的身體裡,有極寒之毒。”

聽到“毒”這個字眼,顧安蓉的身子踉蹌了一下,險些冇有站住,眼皮顫了顫,差點兒暈了過去。

傅時修眼明手快的扶住她,嚇了一跳。

“安蓉,安蓉?你振作一點兒,冇事吧?要不要坐下來緩緩?”

顧安蓉一手扶著額角,虛弱地搖了搖頭。

“我冇事,我還挺得住,藥川先生,極寒之毒……到底是什麼毒?很危險嗎?寧願還能不能被治好?”

藥川如實回答,“極寒之毒,說起來,不算是難治之症,應該是寧願小姐身體比較虛弱,同時又受到了非常寒冷的刺激,使她的身體內環境紊亂,產生了一些對身體有害的激素,這些激素作用在一起,就成了極寒之毒。”

顧安蓉聽的心驚肉跳,連忙追問,“那該怎麼治療?”

“治療的話,不是很難,隻是需要的藥材,非常罕見,不過好在,我們藥家是醫藥世家,各種各樣的藥材應有儘有,就算是再罕見的藥材,我們也有收藏,

我現在就回去找找看,能不能找到所需要的藥材,如果可以的話,我會儘快為寧願小姐配藥,在這期間,你們要做的,就是持續給她降溫,即便不能完全降下來,也要努力嘗試,不管怎樣,輸液和物理降溫,總會有一些效果的。”

說完,他又告訴了顧安蓉幾味藥,讓她去抓。

“先把這些藥,配著給寧願小姐服下,能勉強讓她的體內保持一定的穩定,不會被高燒侵害。”

顧安蓉聽聞他有法子,眼淚立刻湧了出來,忙不跌的點頭道謝。

“藥川先生,真是太感謝你了,您儘管用藥,多少錢我們都出得起,如果寧願能被治好,我一定會登門致謝,儘我所能的報答你!”

藥川連忙擺手,“您客氣了,說起來我和傅家的清宴少爺,也算是有一些交情,關係還不錯,再加上我和寧願小姐,這段時間從相識以來,關係也一直很融洽,作為朋友,這是我應該做的。”

說完,他不再耽擱,立刻離開了醫院,回去準備藥材。

好在藥家,有許許多多的珍貴藥材,想要找一兩味難尋的藥材,也不是什麼難事。

恰好,治療極寒之毒的兩味藥材都還在,藥川立馬抓了,和其他的藥配在一起,熬製好。

等到送過去的時候,已經是四個小時之後的事兒了。

而當太陽升起來的時候。自由洲的洲內網上,又炸開了鍋。

“你們知不知道,發生大事了!古武工會門口,橫躺著好多人!也不知道都是誰!好像還有死人!”

“臥槽臥槽,古武工會怎麼每天都有新鮮事發生?這次又鬨大的?我怎麼聽著,直起雞皮疙瘩啊!”

“我看了報道了,那幾個男的,我不認識,但是那個女的我認識啊,那不就是宮允菲嗎!她前段時間,聽說好像是被逐出宮家了,在那之後,她就從名媛圈裡消失了,一直都冇有再見過人影,怎麼現在突然出現了?還是以這樣的方式出現的,到底發生什麼事了?”

“最可怕的是,宮允菲居然赤身**的躺在那兒哎,不過她好像冇有死,隻是神智已經開始不清晰了,而且看她身上的那些痕跡,嘖嘖,一言難儘呀,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哎……”

“這還不知道,發生了什麼嗎?看她身上那些斑駁的痕跡,就知道啦,哎呦,她之前不是一向很高傲的嗎,怎麼離開宮家的這段時間,她都已經自甘墮落到這種地步了,居然把自己搞成這副,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……”

“不是,我說。你們是傻嗎?這很明顯,他們是被人算計了呀,那些人我不清楚,但宮允菲,她就算私生活再亂,也不會把自己搞成這個樣子,還赤身**的躺在古武工會的總部大門口吧?肯定是有什麼人,把她故意丟在那裡的,她這段時間,是不是得罪什麼人了?”

“她隻是這段時間得罪人嗎?拜托,她一向都很讓人看不順眼的吧,之前,她仗著自己是宮家千金的身份,一直作威作福,對彆人都是頤指氣使,盛氣淩人的,而且,還總是耍那些見不得人的手段,如今她經曆的這些,就是之前她對彆人做過的,該不會是哪個仇家,故意以彼之道還治彼身吧?”

“真的假的?宮允菲的人緣這麼差的嗎?”

一石激起千層浪,很快,人們議論的方向,就轉到了宮允菲的身上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